交管部门介绍,此次推行的交通违法自助处理措施,对绑定备案非本人名下机动车及交通违法自助处理,还有一些规则要求,其中对绑定非本人机动车业务实行用户管理,按照互联网用户确定绑定规则,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自助处理交通违法业务。一是同一用户同时绑定具备相应驾驶资格的机动车不得超过3辆;二是同一用户累计绑定非本人名下机动车所有人不超过5个;三是同一机动车同时绑定的用户不超过3人。

贫困地区摘帽退出后仍将长期处于经济欠发达、发展相对落后的状况,持续稳定增收基础仍很薄弱,自我发展能力不强,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一是脱贫群众创收增收渠道单一。不少地方脱贫群众的收入构成不合理,转移性收入占到50%以上,经营性收入占比不到20%,属于政策性脱贫,增收渠道狭窄,存在政策性返贫的风险。如青海省藏区农牧民转移性收入占比达60%以上。四川凉山州反映,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外出务工人员找不到工作返乡现象开始出现,转移就业和增收难度大,一些靠外出打工脱贫的贫困人口再次返贫。二是不少脱贫县存在债务风险。一些贫困县负债推进工作,存在政府债务风险,脱贫摘帽后还本付息压力极大。如贵州省赤水市在脱贫攻坚补短板上投入资金33.73亿元,其中市级自筹资金大部分为举债,后续还清欠账压力大。三是“软实力”薄弱仍是突出短板。目前,各级干部到贫困县乡村“挂职”“包村包户”等都是暂时性措施,人力资源短缺问题在贫困地区仍普遍存在。受生活条件、个人待遇、工作环境等因素影响,优秀人才不愿来、也留不住,专业技术人员比较缺乏,特别是医疗卫生、教育等部门的人才严重短缺。如甘肃省甘南州的迭部县在2010年和2011年先后面向全国招录了79名紧缺学科的教师,并在住房、安置补贴等方面提供了很多优惠条件,但目前已有40名先后辞职或调离。脱贫地区虽然基础设施面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但大部分地区仍未解决长期存在的人才“引不来、留不住”问题,即“人才下沉”问题。此外,广东、青海、安徽等省反映,贫困线标准附近的低收入群体增收和发展问题应高度重视,该群体极易形成新的贫困人口;湖北反映,虽然中央明确脱贫后要有3—5年的扶贫政策稳定期,但长远看,不解决长效机制的问题,不走出良性发展的路子,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返贫的压力仍将长期存在。